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玄幻小说 - 鬼王噬情之逆天阴帅最新章节 - 六十七、妖神出世

鬼王噬情之逆天阴帅 六十七、妖神出世

作者:丁香没尘埃书名:鬼王噬情之逆天阴帅类别:玄幻小说
    落离和彦亮刚停了口,下一瞬,不远处的高山之上,一束火红色的光芒直冲天际,天地间都被这束光照得失了颜色。

    紧接着,一声响天彻底的吼叫声震得大地都在颤抖。

    落离和彦亮都脸色一变。

    彦亮看着落离阴晴不定的脸,惊讶地问:“这是怎么了?”

    落离难得地眉头紧蹙,“那是妖物化神之后的征召,这恐怕是天地间的第一个妖神!”

    “妖神?”彦亮微微摇头,“我只知道妖怪若要修成仙,是要历经无数劫难的,可这直接成神,还从未听过!”

    落离看着将天空都烧得火红的光芒,沉重地道:“看来祸斗得到火种了!”

    彦亮不解,“火种?什么火种?”

    落离朝着火光努努嘴,“看到那比阳光还要耀眼,还要炽热的光芒没?”

    “那是九天神火之力,火神的力量之源就是靠的九天神火,但他也只是借助神火之力,而祸斗以前只是得了神火的照耀便可在六界来去自如!”

    “天魔大战之时,神火的火种跌落人间,之后便没了踪迹,其实是被祸斗封印起来了。”

    “他之后就在火种附近建立了厌火国,厌火国国民因受神火之力,天生可吐火,体内也有火焰的气息,所以风上瞑等人无法魔化厌火国人。”

    “九天神火与九天玄冰向来是同时出现,同时消融的,神火跌落之时,一缕九天玄冰也掉了下来,正好可以挡住祸斗,让他只能借助神火之力,却无法获得火种。”

    “可无泪的出现,让他有了得到火种的机会。无泪可以轻松跨过玄冰池,可她是寒冰,与神火是相克的。”

    “可祸斗还是成为妖神了,说明无泪还是帮他夺下了火种,以后若要他甘于沉睡,也只能希望无泪在他心中真的有那么重要,值得他甘愿牺牲了!”

    彦亮脸色一黑,“都怪你,若不是你拦住我,我肯定会阻止他的!”

    落离一听,回头紧紧的盯着彦亮,“是吗?若在看着他死和让他成神之间做决定,你会怎么选?”

    彦亮张了张嘴,本想着说当然是阻止他啊?可等要说出口时,他却犹豫了!

    落离看他的模样,于是浅然一笑,“你到底还是对他产生了感情!快去看看吧,以无泪的状态,虽然成功拿到神火了,但她定然伤得不轻。”

    彦亮看着落离不解地问:“你不去看看她吗?”

    落离摇头,“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你去吧!照顾好她!”

    彦亮点头,一转身,便化作原形朝火光的方向跑去。

    落离看着彦亮走远了,他抬头看着火光,意味深长地道:“一切都开始交织在一起了,就等幕后高人了!”

    ……

    天界,行云宫

    酒仙和棋仙正在下棋。

    棋仙胸有成竹地落下一子后,看着满脸心事的酒仙,慢吞吞问到:“仙上近日总是愁眉紧锁,可是为了那木远枫?”

    酒仙呆呆地看着棋盘,却似乎并不是在思考如何落子,半晌后才随意落下一子,“我近日一直在留意他的命星,前几日,他的命星就一直闪烁不定,忽明忽暗。”

    “可昨夜,他的命星突然变暗,接着便消失了!”

    棋仙本欲落子的手抖了一抖,他吃惊地看着酒仙那渐渐明显的皱纹,酒仙因为木远枫的事,可算是操碎了心!

    “消失了?按理说,远枫已经位列仙班,除非被除了仙籍,否则不会消失啊!”

    酒仙微微点头,“这就是我奇怪的地方!不过我去问过大司命,他说命星消失,还有一种可能,他已不是仙了!”

    棋仙手中的棋子“嘭”的滑落,乒乒乓乓落到了地上,这可是棋仙最爱的白玉棋子,可他却顾不得去捡。

    “不是仙了?是入了魔还是死了?”

    酒仙摇头,“他的体内很复杂,很多东西我也还未查清楚,入魔应该不可能,至于死,更没有那么容易!”

    “只怕是犯了天界禁忌,拿了不该拿的东西!”

    棋仙凑近酒仙,轻声低问:“什么东西?”

    酒仙抬头,满眼无奈,“神物!这个孩子终究是多灾多难的,这一回,想要对付他的,怕不只是妖魔两界了!”

    棋仙皱眉,“神物?什么神物?”

    酒仙抿抿嘴,“就是那跌落人间的……”

    “哄!”酒仙还未说出来,一阵火红色的光芒便照亮了整个天界的天空,连天界的晚霞都无法与之争辉。

    紧接着,一声响彻云霄的吼叫声更是震得他们耳膜生疼。

    酒仙闭眼,“该来的还是来了!”

    棋仙惊讶万分地看着窗外火红色的光芒,“这是……天地间的第一个妖神出世了!木远枫是仙,为何能变成妖神?”

    酒仙没有回应他,他回头看着酒仙,酒仙此时闭着眼睛,脸色的表情却出奇地平静。

    下一瞬,两个身穿白色盔甲的天兵出现在了门外,中规中矩地行了一个礼,其中一个慷锵有力地道:“二位仙上,天帝有请!”

    酒仙和棋仙四目相对,皆满眼凝重!

    ……

    暗道内

    花无泪全身都被玄冰牢牢包裹,她似乎只是睡着了,面色平静柔和。

    暗道外的树林里,整片树林都被烧成了灰烬,祸斗盘腿坐在地上,仰面朝天,双眼爆射出的火红色光芒在天空中汇聚成一束,直达天幕。

    他慢慢收回目光,火红色的光幕随之慢慢消失,他眼中的火焰也跳得更加炽热了。

    就在此时,他的头发以及眉毛开始慢慢变成黑色。

    他看向满目疮痍的树林深处,冷冷地道:“出来吧!”

    下一瞬,风上瞑和乐天凭空出现,平步而来。

    风上瞑嘴角挂着一起愠色,“你竟然得到了九天神火的火种?”

    祸斗戏谑地笑着,“运气好而已!还顺便吞噬了它,不小心成了妖神!”

    风上瞑俊脸一黑,“你好大的胆子,你可知你这样,会被天界追讨的!从此以后,六界都容不下你!”

    祸斗缓缓站了起来,本被花无泪拖得有些破烂的衣衫瞬间化成一件华丽的火红色衣衫,与他眼中闪烁着的火焰倒是十分相衬。

    他冲风上瞑邪魅一笑,“当年我在火神座下的时候,就没有怕过天界。现在我成神了,又怎会将天界放在眼里。”

    “倒是你,一直想拿木远枫作为对付天界的筹码,现在我扰乱了你的计划,你很失望吧!”

    风上瞑面色一冷,“别逼我!现在回去,我可以既往不咎,等我拿下天界,自然会将你放出来!”

    祸斗舔着牙根冷然一笑,“既往不咎,该说这句话的是我吧!”

    风上瞑眼神一暗,本俊美绝伦的脸上突然戾气丛生,“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应当知道,你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天界不会放任不管的。”

    “他们定然很快就会派人来查,而仅凭你一人之力,是无法与之抗衡的。”

    祸斗不耐烦地瞪了风上瞑一眼,“你们父子两就是半斤八两,都一样的阴险狡诈,我谁也信不过。”

    “我自己的命我自己做主,你,还没有资格对我说这种话!”

    风上瞑一怒,“那我就看看妖神之力到底有多恐怖!”

    话音一落,风上瞑右手中已出现了他的银白战戟。

    他的周身开始阴气环绕,而战戟之上,则围绕着无数张牙舞爪的恶鬼。

    祸斗咧嘴一笑,“原来你的鬼丹已完全成型了,怪不得可以如此大言不惭。”

    祸斗将目光浅浅地瞥了一眼乐天,“这定是这小子的功劳吧!没想到如此肮脏之人竟然也还算有点用处!”

    “你……”乐天一怒,握住拳头就欲迎击祸斗。

    “退回去!”风上瞑一声怒吼。

    乐天吓得停下了脚步,怒气冲冲地看着祸斗。

    祸斗轻蔑地笑着,“看到了吧!你确实只是一个人人都能压制的窝囊废!”

    “你自以为成了那些人的主宰,可可笑的是,你连自己的命运都主宰不了!”

    乐天握紧了拳头,牙齿也因为激动而咬得咯吱响,“你少得意,待会我们便会让你知道,废物永远都只是废物。”

    祸斗歪嘴一笑,“我祸斗向来是有仇必报的,你上次趁人之危,我定饶不了你!”

    “那我们就试试,你这个废物!”乐天迷人的眼里瞬间煞气弥漫,似有破体而出之势。

    “别中他的计了,他吞噬了九天神火,比之地狱之火还要强横,你若去打他,还没近他身,便会被他烧为灰烬!”风上瞑再次出声提醒。

    乐天一愣,接着不甘地退了回去,眼中的煞气却已将半个树林给罩住了。

    祸斗抿嘴,“窝囊废,不敢了吧!正好,与你交手,只会脏了我的手!”

    乐天的俊脸更加憋地通红了,可他也只能忍住。

    风上瞑将银白战戟直指祸斗心脏,“好了,别欺负小孩了,还是把我们两的事解决了吧!”

    祸斗再次轻视地瞥了乐天一眼,才将目光回到风上瞑身上,“好啊!你两次用九天玄冰算计我,这笔账也是时候算一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