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玄幻小说 - 鬼王噬情之逆天阴帅最新章节 - 八十五、看门见山

鬼王噬情之逆天阴帅 八十五、看门见山

作者:丁香没尘埃书名:鬼王噬情之逆天阴帅类别:玄幻小说
    “大牛,大牛!”小黑弯着腰,轻轻拍着大牛的脸颊。

    大牛睁开迷迷糊糊的眼睛,茫然地看着小黑,“小黑?”

    小黑面色难堪地看着他,轻声说到:“冥王大人和魁阴王来了,你们发生了何事?玄阴王呢?”

    “玄阴王?”大牛脸色骤变,下一瞬,他吓得直接跳了起来,急忙四处张望,这里除了冥王,魁阴王和绕絮,哪还有玄阴王三人的影子。

    他不敢直视冥王, 只是低着头颤颤巍巍地朝着冥王二人行了礼才道:“小的见过冥王,见过魁阴王!”

    冥王平静地扇着扇子,眼睛却四处查看着。

    而火微原则面带愠色地看着大牛,“说说吧!罢才发生了何事?”

    大牛不敢抬头,低着脑袋回应,“之前玄阴王带着一个婢女和一个男童过来,说要出去办事,我等不敢贸然放她出去,便只能想办法拖着她,以便让小黑将二人请来。”

    “本来玄阴王也突然松了态度,可突然之间,我们都晕了过去,之后的事情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突然就晕了过去?”火微原眉头紧蹙,提高声音问到。

    大牛赶紧点头,“是的!小的以为已经说服玄阴王了,可没想到,却突然被打晕了!”

    “是玄阴王出的手吗?”冥王终于观察完毕,轻轻问了一句。

    大牛毫不犹豫地摇头,“不是!当时我一直偷偷看着她,她似乎很犹豫,一直在看来时的方向。”

    火微原和冥王疑惑地看向对方。

    “玄阴王可说她要去哪?”冥王再次追问。

    大牛扭头回想,细想过后,才道:“她好像说过,要去天虞山!”

    “天虞山!”冥王和火微原再次奇怪地看着对方。

    绕絮突然开了口,“天虞山,难道他们是去给姬遇过生辰去了?”

    “生辰?”火微原扭头看着绕絮,“为什么这么说?姬遇的生辰到了吗?”

    绕絮冲其点头,“对,这几日,纤凝总是叫姬遇的名字,还一直说生辰,生辰。我猜测姐姐定是想带纤凝去找姬遇。”

    “这段时间他们总是去忘川河听那些爱情故事,姐姐定是受到他们的感染,想要帮一帮纤凝。”

    “怪不得她来找我问姬遇的事情!”火微原愤怒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冥王赶紧阻止了他,“这也不怪你,她这次回来,行为与以前真是大相径庭,很多时候,连我也搞不清楚她在想什么!”。

    “那现在怎么办?是去将姐姐带回来吗?”绕絮看着火微原问。

    火微原微微摇头,“其实我发现,这段日子她在冥界憋得很无聊,她现在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可以忍受孤独寂寞的花不语了,她是爱好自由的花无泪,她渴望外面的世界。”

    “她现在已经将修为拿回来了,自保肯定是没有问题的,而且狰蓉两姐弟一直在暗中保护她,她既然已经出去了,就让她出去玩几日吧!”

    “等过两日,我再去将她接回来!”

    “自她回来,我就没有站在她的角度替她考虑过, 既然她已经重生,我们也要将她当一个全新的人看待。”

    冥王静静地听火微原说完,然后赞许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欣慰地道:“三妹有你这样的人关心她,是她的福气,我相信,很快,她就能感受到你的真心的!”

    绕絮也不由得怔怔地看着火微原,他的身姿在她心里再次高大了很多。

    火微原却对冥王的话似乎并不太赞同,他微微摇头,“我总觉得她这次回来变了很多,照理说,她虽然没有记忆,但性格应当与当年我们遇到她时差不多才对,可我发觉她与那时也不太相同,似乎活泼了些,但又似乎冷淡了些。”

    “原来你也这么觉得!”冥王用玄扇轻轻敲着左手的掌心,“我也觉得她似乎有些反常,难道与那忘魂汤有关!”

    “忘魂汤?”火微原狐疑地看着冥王,“大哥的意思是孟婆有问题?我记得语儿曾与我说过,她于孟婆有恩,孟婆应当不会对她使诈才对啊!”

    冥王摇头,“二弟曲解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说孟婆掌管忘忧台,她有权利在一些有特殊情况的鬼魂的忘魂汤里加一些特殊的材料。”

    “三妹现在性情大变,很有可能就是孟婆在她的忘魂汤里加了特别的东西,我们去问问便知!”

    ……

    冥界,忘川河畔

    孟婆一个人坐在火炉旁,悠闲自在地熬制忘魂汤,最近没有人去冥界投胎,于是她也闲了下来,可她每日依旧会熬制忘魂汤。

    锅中浓汤翻滚,似有缕缕残魂在上面不停翻滚。

    她微微抬头,浅笑着瞟向朝她走来的二人。

    很快,冥王和火微原便站在了她的面前。

    她似乎早料到他们会来,她抬头浅笑着看着二人,“不知二位大人前来,是有何事?”

    冥王直接无视了她的无理,直接看门见山问到:“本王过来,是想知道玄阴王喝的忘魂汤是否有异?”

    “哦!何以见得?”孟婆仍面不改色地看着二人。

    火微原依旧不动声色,只是静静地看着孟婆锅里翻滚的忘魂汤。

    冥王挥扇拂去扑倒他面前的忘魂汤烟雾,稍有些不悦的看着孟婆,“既然我们来了,自然是发现了她的异常之处,她也不用隐瞒了,即使你不说,我也能够查到,只是我不想浪费时间而已!”

    孟婆浅笑,“这是自然,冥王大人日理万机,属下自然不敢耽误冥王的时间。”她将目光转向火微原,“可我有几个问题想问魁阴王,不知可否?”

    火微原也看向她,目光柔和地道:“请说。”

    孟婆拿起勺子搅了搅锅里快要扑出来的汤,才慢慢问了第一个问题,“魁阴王可介意玄阴王忘了你?”

    火微原摇头,“当然不介意,只要她还是她,不管她记不记得我,都不重要,只要我记得一切就够了!”

    孟婆依旧搅动这锅里的汤,“那若她已经不是你认识的那个她了呢?”

    火微原愣住,沉吟半晌后才问:“什么意思?”

    孟婆停下手里的动作,继而抬头看着火微原,“对,她喝下的忘魂汤与普通的忘魂汤不同。”

    “二位都是冥界的主,自然知道,很多人这一世欠的债,下一世,或者几世才能偿还,但其实他们是幸运的,至少那是有个尽头的,总有一日,是能够还请的。”

    “可玄阴王或许并不欠人情,可她却一生为情所困,为情所伤,为情所累,她太可怜,夹杂在两个男人之间,她谁也割舍不下,结果将自己弄得遍体鳞伤。”

    “她曾跟我说过,若她哪日到了喝忘魂汤的地步,那那个时候,她已经不是她自己了!她那日来找我,我早就料到了,所以在里边加了几味药。”

    “哪几味?”火微原急切地问。

    孟婆看着火微原,“她一生噬情,将感情看得比什么都重,所以这一次,我将束缚她的情给绑住了!”

    “你弱化了她的情魄?”冥王蹙眉看着孟婆。

    孟婆毫不犹豫地点头,“对,冥王知道,对于那些一世为情所困之人,在他喝孟婆烫之时,会让他专门喝弱化情魄的忘魂汤,这样他下辈子,就可以逃过情之一劫。”

    “玄阴王既然要忘了一切,那她强大的情魄也应该随之弱化,不然她还是会重蹈覆辙,别忘了,这忘魂汤,一生只起一次作用!”

    “弱化了情魄!”火微原微微颤抖着,“怪不得我总觉得她少了一些细腻,原来真的是忘魂汤的作用!”

    “那以后她还会爱上一个人吗?”

    孟婆抿嘴点头,“或许吧!可那太难,除非真有那一份刻骨铭心的爱情,让她再次突破一切。”

    冥王扭头看着火微原,“没事的,她即使是万年寒冰,遇到你,她也会有融化的那一刻!”

    火微原面色凝重地微微点头,然后再次看向孟婆,“你应该还加了别的东西吧!”

    孟婆浅笑,“那是自然,既然做,肯定就要做得彻底,我还强化了她的喜魄和乐魄,她以前总是忧思过重,考虑得太多,活得也太累,所以我想让她每日都开开心心的!”

    “而且她以前对自己太狠,总是弄得自己遍体鳞伤,这次,我让她先学会爱自己,一个人唯有先学会爱自己,才能更好的爱别人,也不至于丢了自己,不是吗?”

    火微原未语,沉默良久后才微微点头,“这样也好,她每日开开心心的,也好过每日被蚀骨焚心的爱所累,浑浑噩噩地过日子要好!”

    “既然她自己打算忘了一切,我们应该成全她的!谢谢你,谢谢你做了这一切!”

    孟婆依旧平静地点头,“她等了你那么久,痛苦孤独了那么久,可到头来却陷入了一场阴谋里。”

    “其实她有为了你努力过,可是最终她还是输了,希望这次,你不会再让她承受那些痛苦!”

    火微原低头看着锅里翻滚的浓汤,这犹如是他此刻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