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玄幻小说 - 鬼王噬情之逆天阴帅最新章节 - 八十九、自有安排

鬼王噬情之逆天阴帅 八十九、自有安排

作者:丁香没尘埃书名:鬼王噬情之逆天阴帅类别:玄幻小说
    祸斗和姬遇相对而立,祸斗面色平静且冷漠,姬遇面色凝重且复杂。

    微风轻轻吹过,祸斗眼眸里的火光似乎也小了一些,不似之前那般灼热了。

    两人就这么对视着。

    直到姬遇率先开了口,“远枫还好吗?”

    祸斗点头,云淡风轻地道:“我不知道你的好该怎么定义,若是说他是否还活着,那算是好!”

    “若说他是否健全,那算是……不好吧!毕竟他现在已经不省人事,见到他最在意的两个人,他也毫无反应。”

    姬遇垂着身侧的双手不由得攥紧了拳头,指节都因为太用力而微微泛白,“你到底想干什么?”

    祸斗不动声色地瞟了一眼他的手,接着邪魅一笑,“我想要的很简单,那便是我的事情我自己做主!”

    “我一直被禁锢在他体内,要么就是我沉睡,要么就是他沉睡,你说,如果是你,你会甘愿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永远沉睡吗?”

    “我……”姬遇突然无言以对。

    事情不是发生在他身上,他确实没有资格评说。

    他怔怔地看着祸斗脸上的那一抹得意,下一瞬,他眼眸一冷,斩钉截铁地道:“可即便是这样,远枫也是无辜的,你可以禁锢他,但我也可以想办法将他放出来!”

    祸斗不置可否,“你确实可以这样,你与他情同手足,救他是应该的。”

    “不过我祸斗也不是好惹的!”

    姬遇点头,“我知道!只是我想不明白,你为何要来天虞山,这里是神山,天界随时会有人来这里走动,一个不留神,你可能就会被天界发现。”

    祸斗浅笑,满脸戏谑,“怎么?你怕我被天界的人抓到啊!”

    姬遇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但他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祸斗冷然一笑,“放心吧!我虽不喜欢这具身体,但是我也知道唇亡齿寒的道理,我是他身体里的一部分,他若被囚禁了,我也无法再谈自由一说。”

    “况且,我来这里,是有我的目的的!”

    “什么目的?”姬遇追问。

    祸斗玩味地看着姬遇的眼睛,“那就不关你的事了!我与你还没有那么熟!”

    姬遇愣住,这家伙真是让人讨厌!

    “那玄阴王呢?我听说了你与冥王交手的事情,你应该知道,你若再接近她,冥界不会放过你的!”

    姬遇话一停,祸斗眼中的火焰瞬间又燃烧了起来,他将目光移向花无泪,此时的她,正和彦亮等人在对着远处的山指手画脚,看他们的表情,似乎都很开心。

    “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招惹她,但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总觉得背后有一只无形的手将她推向我。”

    “既然有人要我与她在一起,那我自然也不能驳了别人的好意,至于冥王,他伤我之痛,我一定会还给他的。”

    “你也无须担心,我可不会傻到去送死,我自有安排!”

    姬遇急忙追问:“什么安排,那可是冥王,你斗不过他的!”

    祸斗直接白了姬遇一眼,眼中全是高高在上的气势,他冷冷地抛出一个字:“神的世界你不懂!”

    姬遇无语,看着祸斗那不可一世的表情,瞬间觉得原来木远枫那张清隽迷人的脸庞也会有让他想上去打一顿的冲动,可那说到底还是木远枫的身体,他只能忍住了那抹冲动。

    ……

    “哇!好漂亮啊!”花无泪抬头看着天空中开出的绚丽的图案,不由得发生由衷的感叹。

    纤凝和彦亮等人也抬头看着天空,每个人的眼中都闪烁着迷人的光芒。

    半个时辰前,彦亮想到了一个好主意,让祸斗去天空中用他的火焰编织出美丽的图案,以作为他们送给姬遇的生辰礼物。

    祸斗自然是不愿意的,这么傻的行为,完全与他的身份不符。

    可是彦亮不依,威逼利诱,软磨硬泡了半个时辰,祸斗终究是败下阵来。

    虽觉得愚蠢,但也还算是不错的注意,他现在的力量之源是体内的九天神火,利用神火的星星之火来编织图案,对他而言,易如反掌。

    他也不多言,变成一只浑身是火,如犬一般的小兽便飞上了天空,在布下一个防止火光蔓延的结界之后,他便开始进行万般变化,先是一只胖嘟嘟的噬尸鼠,然后是一只可爱的小兔子,噬尸鼠在小兔子刚出现的瞬间,便一口吞了它。

    王平安和纤凝竟看得有些害怕了,王平安紧紧拽着纤凝的衣角,纤凝则紧紧地拽着姬遇的衣角,姬遇则扭头温柔地看着她,算是给了她一个安慰。

    花无泪则暗叹祸斗原来也有这么厉害的时候。

    祸斗不时地看着地上看得开心的所有人,一开始他觉得无聊,这一刻,他竟觉得也挺开心。

    天空中的图案不断的变化,每个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天空中不断变化的图案,这一刻,是他们靠彼此最近的时候,因为他们的目光都盯着同一个人。

    ……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转眼睛,他们已经在天虞山呆了三日了。

    虽然姬遇之前没有答应花无泪,可这三日,他确实几乎是形影不离地与纤凝在一起。

    他将她照顾得很好,连花无泪都觉得他也不是那么呆板无趣了。

    彦亮与祸斗干脆就在花无泪他们旁边的厢房也住了下来,彦亮总是找各种借口去找花无泪玩,花无泪喜欢他,自然随时与他在一起。

    每日他们都会避开天虞山弟子的耳目,在山中活动,晚上则会一起去天虞山山顶散步。

    花无泪总觉得祸斗是受到了冥王的警告,总是有意无意地与她保持着距离,而她也只是将他当成救命恩人,但也不想给他惹麻烦,所以几乎也不与他说话。

    三天下来,他们讲过的话不会超过五句。

    明日,他们便要回到冥界了,所以今夜,姬遇打算带他们去临武城游玩,正好在天亮之前带他们到临武城鬼门关,然后返回冥界。

    “临武城有什么好玩的?”花无泪拉着彦亮,边走边问姬遇。

    姬遇与纤凝在前面走着,听她这么问,于是回头看她,“今夜恰逢临武城每个月就会举办一次的灯会,因为临武城刚好是冥界的入口之一,所以这里聚集了很多无法进入冥界的鬼魂。”

    “他们盘旋在鬼门之外,企图把握一个好的机会进入冥界,可他们是魂魄,定然会与凡人冲撞,所以这里的百姓就会定期举办灯会,用以祈福或者祭祀鬼魂。”

    “这段时日,很多城镇都爆发了疫症,许是临武城离天虞山太近,所以免遭其难,不过这里的百姓就更加珍惜时光了,所以灯会一直照常举行。”

    “平日里你们很少出冥界,所以难得碰到,便带你们来看看!”

    花无泪抿嘴点头,“哦!”

    彦亮则笑嘻嘻地看着姬遇,“那街上会有好吃的吗?”

    姬遇不由得浅然一笑,“当然有!这一日整个临武城的人几乎都会出来,吃的,玩的,用的,五花八门,各式各样!”

    彦亮不自觉地开始眼冒星星,小嘴也弯成了圆形,“哇!那我每样东西都要尝尝!”

    走在一旁的祸斗直接鄙视地看了他一眼,“只要是吃的,就没有你不想尝尝的!”

    彦亮朝着祸斗吐着粉嫩嫩的小舌头,“那你到时候别吃!”

    祸斗黑脸,想了半天后,挤出三个字,“你管我!”

    彦亮瞬间觉得自己赢了,于是得意地朝花无泪眨着乌黑发亮的大眼睛。

    花无泪瞬间笑出了声。

    半个时辰后,他们便进了临武城的城门。

    城门,似乎将城里城外分隔成了两个世界。

    城外,寂寂无声,昏暗沉闷。

    城内,人流如织,灯火通明。

    灯会显然已经拉开了帷幕,街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灯笼,整个城里被照得五光十色,暧昧艳丽。

    六人并排走在宽阔的街道上,每人带了一个姬遇刚进城时买的面具,这是这里的传统,相传这一日,即使是城中的鬼魂也可以出来买东西,只是他们相貌有异,戴上面具,便可免去各种尴尬。

    彦亮和王平安都带了一个可爱的猪脸面具,彦亮觉得这有损他的身份,不过其他的面具太丑,他也只能忍了。

    姬遇带了一个普通的半脸面具,露出下半张脸。

    祸斗带了一个骷髅面具,他自己挑的。

    花无泪和纤凝则各带了一个美人面具,很相似,只是花无泪的看起来各加可爱一些。

    他们就这么戴着面具,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走来走去,偶尔在商贩林立的小摊前驻足观看一下。

    花无泪和彦亮一直拉着手,他们两的好奇心比纤凝和王平安的还大。

    王平安许是和他们在一起还是有些不自然,一直乖乖地跟着纤凝身边,而纤凝则一直跟着姬遇身边,有了姬遇,所有的事都无法吸引她的注意力了。

    祸斗百无聊赖地慢慢走着,这种场合,实在不是他喜欢的,若不是彦亮硬要拉他来,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来,来这种小孩子玩的地方,他还不如在家睡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