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玄幻小说 - 鬼王噬情之逆天阴帅最新章节 - 一百零二、我不需要

鬼王噬情之逆天阴帅 一百零二、我不需要

作者:丁香没尘埃书名:鬼王噬情之逆天阴帅类别:玄幻小说
    “你真卑鄙!”花无泪咬牙切齿道。

    祸斗抿嘴点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说我的!卑鄙有什么不好,至少我可以通过卑鄙的手段来达到我的目的!”

    花无泪转身看着纤凝和绕絮,又看看跪了一地,瑟瑟发抖的鬼仆们,心中已经对祸斗起了杀心。

    祸斗似乎看穿了她的意图一般,他靠回柱子上,云淡风轻地道“我知道你想杀我!换了是我,有人这么威胁我,我也会杀了他的,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你记不记得,我救过你两次,你说做牛做马都会报答我的,现在就是时候了!”

    花无泪无比鄙夷地看着他,“你别忘了,我也救了你两次,若不是我将你带进那个暗道,或许你早就死了,后面你又哄骗我帮你拿九天神火,你能成神,也是因为我的功劳!”

    “若真要深究,我们之间只能算是扯平了!谁也不欠谁!”

    祸斗:“谁也不欠谁!这句话你说过很多次,可人活在世上,总是会欠别人的。就比如说现在,王平安就要死了,他只能撑得过一个时辰,我若再不救他,他就会灰飞烟灭的!”

    “你说如果我不救他,他会不会怨你?我若救了他,你又该如何还我这份恩情?做牛做马?我不需要!”

    花无泪瞬间无语,这个人根本就没有道理可讲!瞪了他半天后,她终于垂下了头,“可是我真的不知道‘幽冥聚魂术’在哪里!你就是杀了所有人,也无济于事!”

    “是吗?那我现在就踩碎这个小家伙!”祸斗的一张俊脸瞬间青筋暴露,伸脚便朝着王平安踩来!

    花无泪急忙闪身攻向祸斗的腿部。

    “不要杀他,我知道在哪里!”突然,一个含糊不清的声音响起。

    祸斗将脚及时收住,然后扭头看着声音来源的方向,接着他笑了,笑得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其开心。

    花无泪也停住了手,扭头看着她。

    绕絮眼中噙着泪水,嘴上捂住布条,使劲地摇着头。

    祸斗轻轻一挥手,绕絮嘴里的布条就不见了,他看着她,柔声细语,犹如对着一个婴儿一般温柔,“很好,现在告诉我,‘幽冥聚魂术’在哪里?”

    绕絮如同做了错事一般,浅浅地瞥了花无泪一眼,才低着头道:“被姐姐藏在噬情花海了!”

    祸斗咧嘴一笑,然后将目光转向花无泪,“噬情花海!花无泪,这果然像你的作风!”

    花无泪微微蹙眉,“噬情花海,那么重要的东西我竟将它藏在了那里!”

    绕絮哭着点头,“对,姐姐一直觉得发明了‘幽冥聚魂术’就是一个错误,所以便将它埋在了噬情花海,你说那是你为救魁阴王写的,既然他不在了,就让它随着这些花一起沉睡吧!”

    祸斗挥手,“好了,这些煽情的话还是等我拿了东西之后,你们慢慢聊吧!”

    他一把抓起王平安,一挥手,便将绕絮也提了起来,“走吧!我们去拿我要的东西,希望这次,你不是跟我耍花样!”

    绕絮无助地看着花无泪,花无泪拳头紧握,朝绕絮微微点头!

    她现在也无计可施,只能跟上他们,以寻找适当的时机救下他们。

    须臾间,四人已到了噬情花海,花海茫茫,香飘四溢。

    花无泪四下张望,并没有觉得这漫漫无垠的噬情花海可以藏如此重要的东西,也完全不记得自己将“幽冥聚魂术”藏在了哪里。

    祸斗手一松,绕絮便站在了地上,双手也瞬间解开了。

    她揉着被绑得生疼的手腕,不安地悄悄看着祸斗。

    祸斗像提小鸡一般的提着王平安,冷漠地看着她,“去找来!小家伙撑不了多久了,别耍花样!”

    绕絮再次看向花无泪,花无泪冲她点头。

    她低头,颤颤巍巍地朝着噬情花海的正北方走去,走了大约十丈之后,她停下了脚步。

    那里地面杂草稀松,是因为以前花不语经常坐在那里。

    她蹲下身子,伸手就去泥土里边刨着。

    祸斗目不斜视地看着她,眼中包含了他全部的渴望。

    花无泪则四处观望着,以寻求好的办法。

    很快,绕絮就挖出了一个紫檀木的盒子,盒子刚露边,祸斗的双眼已经开始放光,他一把扔下王平安,一个闪身便到了绕絮身边。

    他一把将她推开,欣喜地去拿盒子。

    绕絮和花无泪都被他吓了一跳。

    他将盒子拿起来,迫不及待地去开,盒子有机关,不过对于他来说,要解开,简直易如反掌,他只是稍加运功,盒子便打开了。

    盒子里有很多信,他将它们全部扔在了地上。

    信的最下面,便是“幽冥聚魂术”!

    他开心地拿起竹简,激动地翻开来看,果然是他想要的!

    他一目十行,看得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快,转眼便到了最后面,突然,他的笑容凝固了。

    花无泪和绕絮都奇怪地看着他,为何他的表情变得那么快!

    祸斗抬头看着花无泪,眼神突然黯淡了下来。

    花无泪给绕絮使了个眼色,绕絮便趁机跑到了她这边。

    花无泪慢慢朝祸斗走来,边走边问:“怎么了?”

    祸斗深深叹了口气,“我本不想将你牵扯进来的,可是现在看来,这一切都会扯上你了!”

    花无泪停下脚步,离祸斗也就一步之遥,“你什么意思?”

    祸斗将竹简转向对着花无泪,花无泪瞬间愣住,只见竹简的最后一列写着一句话:若要使用此术,需此术的主人鲜血作引,方可起效!

    那就是说,这件事必须要她的血。

    她看着祸斗,“你从进入冥界来找我,便已经将我扯进来了!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

    “你刚才已经看了,此术会严重损耗施术人的魂魄,你即使是救了彦亮,也会因为损耗过度而变得虚弱,现在六界都在找你麻烦,你觉得你们到时候逃得掉吗?”

    祸斗决绝地将竹简合上,然后对着花无泪邪魅一笑,“我自有安排!”

    花无泪点头,她知道多说无益!“那你现在可以救平安了吗?”

    祸斗将竹简放在怀里,然后绕过花无泪来到王平安面前,手一伸,一股火红色的火焰便瞬间从王平安的眉心传入体内。

    王平安本来惨白无色的脸庞多了一丝血色,身上的冰霜也开始渐渐退去。

    花无泪趁着祸斗发功的瞬间,将一段法术传音传了出去。

    眨眼间,王平安的面色已回复正常,只是依旧还在沉睡。

    祸斗手一抓,王平安便再次到了他手里,下一瞬,他便消失了!”你干什么?‘幽冥聚魂术’你已经拿到了,为什么还要将平安抓起来?”花无泪激动地怒吼。

    祸斗耸肩,“没办法,施法需要你的血,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了,我便不会放弃的!”

    花无泪无奈地点头,“我知道我说什么都没用了,好,我跟你走!不过你放了绕絮!”

    祸斗扭头看着低眉垂眼的绕絮,“可以,我祸斗也不是嗜血之人,而且她刚才也算立了一功,饶她一命也是应该的!”

    “不过……”

    他的话一出,绕絮吓得直发抖。

    花无泪一个闪身就挡在了绕絮前面,杏目圆瞪地看着祸斗,“你别太过分了,你若敢再动她一下,我即使是死,也要与你玉石俱焚。”

    祸斗抿嘴点头,“我知道,她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鬼仆,伤害她只会有损我的身份。”

    “而且刚才你已经传信出去了,现在我也不怕她会出去乱说了!”

    花无泪蹙眉,“你知道我刚才传信出去了,为何不阻止我?”

    祸斗浅笑,“若阻止你,一切就都不好玩了,这次的事情显然会牵扯很大,我救了彦亮,有可能就会陷入沉睡,而彦亮需要人保护,自然是你最合适!”

    “可是最喜欢多管闲事的天界肯定不会放过这个可以对你发难的机会,魔界也不会对你手下留情,所以让你传信出去是好事。”

    “以冥王和火微原对你的情意,自然不会袖手旁观,他们肯定会去救你,这样,我才放心。”

    “哼!”花无泪一声冷哼,“别以为自己有多伟大似的!”

    “况且,你就这么肯定自己可以顺利离开冥界吗?”

    祸斗眼神突然变得温柔起来,他看着花无泪,柔声道:“以前我一直很奇怪,为何木远枫会对你一见钟情,我以为那是因为风上暝的计谋。”

    “不过之前在炎火地狱我找到了答案,木远枫爱上你,不是命中注定,也不是别人的阴谋,而是他一直爱着你!”

    花无泪不解地看着祸斗,总觉得他有些莫名其妙,“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祸斗浅笑,“听不懂没事,你记住就行!若我这次能够侥幸活下来,我会还你这个恩情,若我就此沉睡,你也记住,这具身体的主人是真心爱你的!”

    花无泪皱眉,依旧一头雾水,木远枫的名字她听过无数次,可就是毫无印象。

    祸斗似乎不给她过多思考的机会,一个闪身便到了她的面前,下一瞬,他们便一起消失了,独留绕絮呆呆地站在偌大的噬情花海中。